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寒门贵子_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势胜-

时间:2021-01-24 13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地黄丸小说寒门贵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势胜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好,不说温子攸,我们再来看朱智!”

    何濡对男女情爱没有半点兴趣,温子攸愿意为爱抛开名利和权位,那是他的选择,虽然愚不可及——这人世间的血腥沼泽,是那么容易退出去的吗?君不见朱智的追杀在后,逃不逃得过尚在两可间,但不管怎样,温子攸的勇气,还是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朱智图谋关中,可以定论。至于他为何图谋关中?依我看,不外乎两点:一,他的最终目的,只求担任秦州刺史,凭借关中的地形险要,又远离金陵中枢的优势,关起门来独自尊大,逞弄个人私欲。不过,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,只要关中还在大楚的统治之下,以朱智的聪明,必然清楚无论朝廷还是七郎,都不会坐视他把关中搞成自家的后花园。二,第一点若不成立,那么很明显,他想割据关中,造反自立!”

    冬至骇然,道:“不会吧?朱氏自汉武帝以来,世代盘踞吴郡,出将入相,显赫至极,从未表露过称帝的野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是会变的!之前没有,不代表朱智没有,更不代表以后也没有!”何濡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道:“朱智为了夺取关中之地,不知道暗中布置了多少年,但可以确定的是,从白贼之乱起,他终于等到了良机,足足用了十年之久,把天师道、六天、诸姓门阀、楚、凉、魏三国以及你我等全部玩弄于股掌之上,结果我们都看到了,西凉灭国,关中即将落到他的手里,而我们明知这些,却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徐佑显然在思索何濡这个看似荒谬的推论,道:“如果真的如你所料,你觉得是朱智个人的图谋,还是整个朱氏家族的图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朱智个人,和朱氏无关!”

    “理由呢?”

    “关键在于沮渠乌孤的死!”

    何濡解释道:“如果是朱氏的谋划,应该不会这么急着杀沮渠乌孤,而是任由沮渠乌孤前往凉州,然后再想办法收买和利用他。以沮渠乌孤的为人,关中割据,他在凉州的地位就会变得更加重要,可以暗通款曲,左右逢源,可以要钱要粮,养寇自重。也就是说,哪怕朱氏割据,和沮渠乌孤没有根本上的冲突,相反还对他和卢水胡有利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朱智布局杀沮渠乌孤,甚至不惜因此暴露出他的真正意图,只是因为他和沮渠氏有不可饶恕的私仇?”

    “不是沮渠氏,而是卢水胡!”何濡叹为观止,道:“要杀沮渠氏不难,可要杀光卢水胡……卢水胡有整整两万精锐骑兵,打不过也跑得了,除非动用超过十万的部曲把他们困在一个无法突围的绝地——这听着似乎不可能,但朱智就是做到了!”

    徐佑叹道:“如此大才,不能为国为民,实属可惜!”

    冬至突然杀气毕露,道:“干脆一了百了,派人暗杀了他,再嫁祸给卢水胡的余孽?”

    “朱智厉害就厉害在,他的所作所为,我们没有任何实质证据,没有证据就没办法通过正当手段罢黜他,可暗杀之类的更行不通!”

    何濡的语气里充满了钦佩,道:“暗杀他,怎么给顾陆朱张交代?嫁祸?江东有的是聪明人,卢水胡要杀也是杀大将军,怎么可能去刺杀一个看起来根本没出手的朱智?杀了朱智,得罪了顾陆朱张,他们再和庾、柳沆瀣一气,七郎率大军在外,后方全是敌人,随随便便给你穿个小鞋,比如后勤补给延缓几日,都有可能导致战败的恶果,那时候就算皇帝护着,皇后保着,七郎也要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徐佑道:“朱智何等人物,身边肯定藏着高手,毕竟清明的名声在外,他不会不防……千万别忘了,沮渠乌孤就是被刺杀身亡,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了二十余名骁勇善战的将军,至少也是三品以上的修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何濡扬了扬眉,道:“朱信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,或许不是!但是有这个人存在,想暗杀朱智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!”

    冬至抓了抓脑袋,道:“明也不行,暗也不行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徐佑闭上了眼,揉了揉鼻梁,道:“总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何濡笑道:“办法是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冬至眼睛一亮,道:“郎君快说!”

    “三个字,以势胜!”

    入了夜,接近初秋,晚间不再那么的闷热,一道黑影闪进了南城的梁州军营,朱智正和朱信在庭院里赏月,看到来人越墙而入,不由站起,忙过去扶住了他,道:“穆先生,受伤了?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穆珏,他的左臂齐肩而断,用白布简单的包扎,渗出来的大片血迹还能闻到刺鼻的腥味,羞惭的道:“恕我无能,没杀掉温子攸,还中了他的陷阱……”

    穆珏是五品小宗师,办事向来干净利落,这次栽倒温子攸手里,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着实出乎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朱信走了过来,握住了穆珏的手,浑厚无匹的真气顺着经脉为他调理近乎油尽灯枯的丹田,大小三个周天之后,穆珏的脸上恢复了些许生气,感激中又透着莫名的震撼,道:“郎君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朱信笑道:“是,半个月前,忽有所悟,侥幸入了二品!”

    “恭喜郎君!”穆珏大喜,可转头看到断臂,又垂头丧气的道:“我成了废人,此生武道无望……”

    朱智虽然号称人屠,但对自己人却不是那么冷血,安慰道:“无妨,你先安心养伤,其他的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等穆珏下去养伤,朱智倒了杯酒,手里把玩着,悠悠的道:“都说我算无遗策,竟还是小看了温子攸!姚氏宫内曾豢养三个小宗师,在攻克长安的前夜消失不见,应该和他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温子攸在凉国潜伏多年,岂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?你打算怎么办,继续派人追杀他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朱智端起酒杯,遥对明月,道:“龙游大海,没人能找到他的踪迹,大家恩遇一场,愿他好好过下半辈子吧!”

    在等待朝廷册封旨意的空窗期,徐佑不辞辛苦,接连拜访关中大儒名家,言必谈孔孟之道,多鞭辟入里,振聋发聩,以此收拢士人之心。然后又在长安逍遥园召集佛众三千余人,普说垂示,洞入幽微,台下白衣尽跪,口呼大毗婆沙,无不折服。

    在徐佑发散个人魅力大杀四方的时候,鲁伯之这边遇到了不少的麻烦,最主要的是行政命令的推行延缓。由于大军征伐,此次入关的多是善战的武将而不是善理政的文官,想要治理这么大的土地,必须依靠原先西凉的大部分官吏,然而这些人习惯了姚氏的治理风格,谄媚于上,威逼于下,更可甚者,小部分人心怀鬼胎,私下串联,对鲁伯之的命令阳奉阴违,大大阻碍了大将军府接管凉地的进程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徐佑在东市设招贤馆,发出招贤令,人不分胡汉,地不分南北,以才干为先,德才兼备为主,无论自荐或举荐皆可,百官、士族,连普通老百姓都可以上书,举荐成功有奖励,自荐成功也有奖励。他更是在开馆后亲来坐馆三日,招贤良者五人,当场委以郡县之重任。千金市马骨的效应顿时传播开来,招贤馆人头攒动,凡被揭怀玉又醉心功名者,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何濡被徐佑任命为馆主,他精通相术,又得陈泷《鬼眼经》的真传,识透人心,神目如焗,删选贤良和庸才,几乎没有错失。

    不过,在某些有心人眼里,却对大将军的权术赞叹不已。谁都知道,作为招贤馆的馆主,选贤任能,一言可决,入选者还不感恩戴德?这是师生之谊,日后朝堂扶持,自成派系,定然是关中极其庞大的力量。然而何濡的为人刻薄寡情,不会收买人心,也没人愿意归附,所以用他为馆主,既有相人之利,却无结党之弊,岂不是绝妙?

    大批不得志的士族庶子、低层官吏和寒门人才被招揽,徐佑再以朝廷名义新组建关陇清吏司,直接隶属尚书省,掌秦、凉二州的律令、刑法、徒隶、内外赋敛、经费、俸禄、公廨、勋赐、赃赎、徒役课程、逋欠之物等等,虽然权限范围极大,可不经州法曹断狱刑讯,但主要职责是监察五品以下的官吏,类似于后世的纪 委。

    由此,军中有监察司,州府有清吏司,加上秘府,三大体系

    迁王谳为关陇清吏司的法司使,掾属都从军中监察司调人,政治上绝对有保证,然后结合秘府的情报来源,对那些民怨极大,贪赃枉法的西凉官吏进行大规模的搜捕,公审后依法论罪,腾出了大量的空缺,再把招揽的人才安插到这些空缺当中,仅此一计,就彻底瓦解了西凉成立数十年的官僚体系,打压了世家门阀的气焰,赢得了最广泛的群众基础,街巷间皆唱楚曲,已忘了旧时凉音。

    随后,大将军府连发十十七道钧令,轻徭薄赋,简省法令,慎断刑狱,奖廉惩腐,尤其在民生方面,由鲁伯之全权负责,发放姚氏皇族和部分受戮的西凉贵戚的田地给无地的流民,大力推广曲辕犁、水车等新型农具,并鼓励开垦荒地,以工代赈兴修水利设施,与民让利,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旬月之内,佛儒争相称颂,士民击掌赞叹,小儿歌谣传唱,徐佑的威望升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而朱智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毫无应对的办法——他现在还是名义上的梁州刺史,从属于徐佑的大将军府,如果徐佑不愿意分权,他对秦州就没有任何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当阴谋诡算已到了极致,唯有堂堂正正的阳谋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,照这个趋势下去,再让徐佑在长安待几个月,彻底完成权力分配和平衡构架,朱智的秦州刺史将成为有名无实的傀儡,重新整合的难度呈指数级别上升。

    这日,朝廷的旨意和韩宝庆同时抵达,大将军府顿时热闹了起来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